您的位置: 首页 > 微商资讯

卖水饺的年轻人

12-03 1636





卖水饺的年轻人


 

 我失业了,附着疲惫的躯体在家睡了三天三夜。最终决定去母校走走,找回学生时代的自信。然而没想到,在校

园里竟然遇到了他——当年卖水饺的年轻人。


  读大学时,晚上回寝室之前,总喜欢到校外路边的水饺板车上买上二两水饺。记忆中,水饺有三种馅:韭菜

馅、芹菜馅和大白菜馅。卖水饺的是一个年轻人,叫刘文,年龄与我相仿。


  一个深秋的夜晚,雨下得很大,巷子里的行人寥寥无几。我如往常一样,让他为我整二两水饺。水饺刚下锅,

身后就传来了恶煞似的叫喊声。我转过头才明白,城管已经把水饺板车包围了。我惊叫道:你怎么不跑啊!他说:

你已经付钱了,我不能跑,等水饺熟了再……话音还没有落定,城管就端走了他的锅灶。清楚记得那时他的双眸充满

了无助的忧伤。为了表示歉意,我主动帮他收拾残局,并随他去了住所。


  霓虹灯孤独地伫立在风雨中,暴雨洗袭下的康馨小区显得格外宁静。他的住所是一间车库,里面黑灯瞎火。我

问:怎么就你一个人?他沉默了好久,仿佛明白了我的话外之音。他告诉我,就他一个人,这点活一人能干完。每

天早点起床去菜场买菜(韭菜、芹菜和大白菜),白天一个人在家包上一天水饺,就能赶上晚上卖了。


  他把我留下,说喝点酒再回学校。我欣然接受。他整了几两水饺,洗了两只酒盅,我们二人对着电瓶灯喝了起

来。三盅二锅头下肚,话多了起来。从他的话中得知他是山东人(难怪水饺那么好吃,他是北方人)。他借着酒力

跟我讲:“今天我不是怕那帮人,我是因为你付了钱,不……不能跑。前几天,社会上几个混混跟我收‘保护费’,我都

把他们赶……赶跑了,我……我怕谁?”


  我问他为什么一个人跑出来卖水饺?他跟我讲,他父母本来都是矿工,三年前死于瓦斯爆炸。那年他读高三,

老师说矿上出事时他父母没有下井。等高考结束后,回到家中,看到披麻戴孝的弟弟,他明白了一切……料理完丧

事,为了供弟弟上学,他就一个人跑出来卖水饺了。听了他的话,我眼里含满泪水,而他的目光充满忧郁,却坚

强。我举起酒盅,一干而尽。外面的雨声淅淅沥沥。


  我继续问他,你北方人为什么要跑到南方卖水饺?他不作声,只是一味地喝酒。我说,南方人没有北方人喜欢

吃水饺,你懂“南橘北枳”吗!他依然沉默,继续喝酒。突然,他号啕大哭起来:我当年考上的学校,就是我现在摆板

车卖水饺旁边的学校。


  那夜,我醉了,一夜没有回学校。第二天醒来,发现他已经从菜场买菜回来了。我说,今晚还卖水饺吗?他

说:肯定卖,这是弟弟上学的来源,不要急,等那帮人上班后,我去罚一下款就能把锅灶要回来。我劝他这样不是

办法,还是租个店面吧,保险一点。他笑着对我说,这已经在考虑之中了。临走时,他对我说,他想参加自学考

试,请我给点指导。我说,没有问题。


  我毕业那天,正好是“水饺店”开张的日子,店面在我们学校对门。他邀我到店里喝酒,就算为我饯行。我们依然

喝二锅头。我祝他生意火旺,自考顺利。他高兴地告诉我,他弟弟已经被我们学校录取。说话时,醉眼中洋溢着幸

福。


  八年过去了,他不再是卖水饺的年轻人,而是文质彬彬的大学教师。遇到他,宛如春风吹过绿野,让我明白困

境只是人生的一种际遇,面对困境要告诉自己:坚强总有唯一的结果——成功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