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: 首页 > 微商资讯

《药神》里的两难抉择,如果是你怎么选?

07-25 1432



Q1



你会为他人去做违法但救命的事吗?


牛油:你们看《我不是药神》了吧?这两天我在想这个事情,就是假如有一件事,它是违法的,但是能救很多人的命,你们会去做吗?


浦浦:我没看呢,但就这个问题的话,影响因素太多了。这些人是一群陌生人还是我在乎的人?能救多少人的命?被抓了后果是什么?还有这件事只有我能做到吗?


牛油:假如是你认识的熟人,但非亲非故,比如高中同学、大学室友这种;被抓会判8~10年有期徒刑;你不是唯一能做这件事的,但是小范围内的最佳选择吧。


兔大:重要的人的话我一定会去,如果是不重要的人……坐牢8-10年太长了,如果是拘留15天我就去。


浦浦:如果是我不在乎的人,又不是非我不可,我不会去。我选择尊重和捍卫法律。


牛油:如果它是落后的法律呢?


浦浦:法律落不落后不是我一个人决定的,哪怕我认为它落后,它也是现行的法律。但如果要救命的是对我而言很重要的人,我想我会去的。即使去,我也是接受了我用8-10年坐牢,来换我在乎的人的命,接受这种惩罚,而不是去做了却抱有一丝侥幸。


牛油:不救陌生人,陌生人可就都死了哦。


浦浦:虽然没看电影,但我觉得这个说法有点偏颇,好像是说我做了这个事情,只会产生“我坐牢,同时我救了人”这两个结果,但实际上既然做这件事我需要坐牢,那就应该还会有人利益受损吧?我觉得世界上极少存在“一部分人得到好处,但没有其他人利益受伤”的情况。只是那部分人没有伤得那么严重,不会马上死掉,所以会有人忽略这部人的利益。电影里是这种设定吗?


兔大:是的,原版制药公司的利益就会受损。药物专利保护期只有20年,还是从研发开始的那一天计算,不是上市那一天。一个重要药物的研发常常需要十年甚至更久,投入大量成本,所以对于制药公司,它们只能在20年保护期之内,卖高价回本。而仿制药便宜,是因为它根本没有开发成本。如果买卖仿制药被正当化,今后谁还愿意赔钱研发药物?


牛油:但是药贵到不合理的程度了,大家都买不起啊。


兔大:我不认为这个药价不合理,我认为它是为了全人类新药物的可持续开发,合理的价格。


浦浦:你认为药价对谁不合理?对吃药的人吗?


牛油:对啊。


浦浦:我是这么看的,一个比我小二十岁的人,也许会因为赶上医疗和科技的跃变,比我多活五十年,我并不能因此而抱怨,这就只是“赶上了”。我觉得吃不到便宜抗癌药也是这样的道理,刚好就是赶上了这专利保护期,这不是活该,只是ta刚好赶上了。要是和前人相比,ta已经很幸运了,至少活在了一个有药的年代,办法要么是愿意付巨额的钱,要么是有人愿意为ta担风险去买仿制药,或者走私?——而这义务怎么也不该落到一个陌生人身上。


Q2


病痛折磨之下,你会选择了断吗?


兔大:还有吕受益选择跳楼自杀的那件事,你们会怎么选?我觉得那种情况,对我而言最难的点是,我自己受病痛折磨,已经想要了断了,但家人却特别希望我活下来。


牛油:嗯,这其实和安乐死的话题很相似。


浦浦:如果现代医学告诉我,你的病就是治不好了,只剩痛苦,家人还跟我说,你要活着,那这个爱就是非常自私的——他们需要我,我就要活着,为他们去承受痛苦。


兔大:吕受益妻子的理由是,孩子不能没有爸爸。


浦浦:我首先是我,其次我才是我儿子的爸爸啊。我死了,我老公可能会带着小孩活得艰难,但再艰难,痛得也不是他啊。或者我们不说家人,说男友吧,假如医生说我的病治愈率1%,但要痛五年。然后我决定不痛这五年了,我男朋友又凭什么要求我为他活,说你再坚持一下,他又不能替我承受这种痛啊。就像我一个朋友,和老公异地,她要自己照顾孩子,还要做兼职,她老公刚开始在外面不顺利,也要照顾他的情绪,整个人很累。她老公倒也关心她,但关心她的方式是,问她家里怎么样,然后安慰一下她,并且觉得夸夸她,安慰安慰,她就应该马上不累,不苦恼了,毕竟自己都这么关心了。可是,累就是累啊,不管你关不关心我,累的是我啊。


牛油:其实我能理解吕受益因为痛苦得受不了而自杀,但又会觉得他可能没有尽全力。如果是觉得没有希望了而去自杀,我就不这么认为了。很多人说“我已经尽力了,没办法了”,比如欠了一屁股债,然后跑了,一死了之了,其实并没有尽全力。我是认为天无绝人之路的。


兔大:但在那种情况下,吕受益又能做什么呢?


牛油:陆勇不卖了,他可以再找一个陆勇这样的人啊,一开始不就是他找到陆勇的?


浦浦:这个我不同意,我不认为“以前成功过一次,这次放弃,就是没尽全力”。我朋友圈有个好看的小姑娘,几年前她细细瘦瘦,漂漂亮亮的,大家都很喜欢。这两年她越来越胖,照片发到朋友圈,我的朋友会私下议论说,为什么不能减减肥,真是一点追求都没有,以前都成功减下来变漂亮了。我当时在场,一个没忍住就开始反驳他们,因为我认为一个人曾经做成过某件事,不代表她现在一定愿意且有条件把这种艰难重新承受一遍啊。再举个例子,一些女性生完一个孩子,说死都不要生二胎了,因为太痛了,再也不要重来一遍了,面对她们,难道你可以说,你都生过一个了,再生一个有什么难?


兔大:而且我们怎么衡量吕受益是不是完全尽力了呢?


牛油:嗯,旁人都没法知道当事人尽没尽力,只有当事人自己知道。


浦浦:而且当事人尽力的点,也不一定得是旁人给ta选择的那一点啊。


牛油:都是个人选择,吕受益不想赌,我的话,可能会选择赌到底。


兔大:反正我确定的是,我跳得肯定比吕受益早。


浦浦:我也是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