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: 首页 > 微商资讯

你的“舒服”里,透露着你全部的修养

08-29 1264





前段时间看到了这样一句话:让人舒服,就是一个人最大的修养,我深以为然。


但是,什么样的行为是让人舒服的行为呢?


 

明知对方有错,而不挑破

 

我在医院工作期间,有个教授来住院,他的老伴则在一旁细心地照顾他。


教授的气质儒雅高贵,而他的老伴却显得平庸而朴实。


得知他住院的消息,教授的同事和学生纷纷来看望他,我常见教授的爱人默默地在病房里穿梭,洗水果、洗杯子,

忙前忙后地张罗招待。


有一天,在客人们都走了之后,教授示意我过去,我以为是药水挂完了。


却见教授的爱人手里捧着一碗刚洗好的枇杷,要请我吃。“姑娘,你照顾我们辛苦了,这点梨子留给你吃。”


我一看,这明明不是梨子啊,于是张口就要纠正:“阿姨,这个不是梨子吧?”

 

我原本以为教授的爱人眼花了,没有看清楚手里的水果,就想帮助她重新认识一下。


我眼睛的余光却看见教授在病床上慌忙摆手,示意我不要继续纠正。


我心领神会,立即接过那一碗枇杷,并对她说:“谢谢您!这水果真新鲜,一定很好吃呢!”


教授乐呵呵地说:“你放心吃吧,我老伴最大的优点,就是能干,而且讲卫生。”


再看她的老伴呢,将水果递给我之后,正心满意足地等着我吃呢。


到后来我才了解到,教授的爱人其实是个童养媳,根本没有读过书。


她和教授的结合完全是父母之命媒妁之言的结果。

 

这真是令人难以置信的结合,一个是风流才子,一个是没有进过学堂的文盲,可他们就这么从青葱携手走到了白

头。


这其中有什么默契?我所看到的,是他们彼此互相尊重的舒服状态。


假如教授处处以正确为标杆,那么,当时教授的爱人或许就会被立即纠正:“真没文化,这是枇杷你都不知道吗?”

 

那么教授的爱人就一定会默默垂下头去,并会因此感到羞愧。


也或许,如果一直被这样纠正的话,教授的爱人一定羞于表达,绝不会这么放松地一直依偎和陪伴在教授身边。


 

这着实给我上了一课。比起爱人的感受来说,是梨子还是枇杷,又有什么重要呢?


在对方知错的情况下,淡化对方的过失

 

有一天,我和朋友到一个热门餐厅吃饭,由于是周末,又碰上餐厅搞活动,所以那天的顾客特别多。


我见服务员都连跑带跳地从一个餐桌跑到另一个餐桌,非常忙碌,我们点餐也就被一拖再拖。


终于有个服务员过来了,带着满脸诚挚的歉意,帮我们点餐。

 

我们点了很多,服务员并不急着记录,而是根据我们的口味,给予一些建议。


比如这个菜有点辣不适合孩子吃,而另两道菜相类似,只选其中一道就可以了。


 

在她的建议下,我们的菜品既丰富,量又不多不少刚刚好。


但是就在准备结账的时候,她拿来poss机的同时,不小心将桌上的一个汤碗打翻了,汤汁朝着碗口倒下的方向很快

往桌子底下流。


 

朋友浅色的牛仔裤上,迅速被染了一条明显的油渍。


我原以为她会厉声起来指责一番,却见她立即起身,用包遮挡住裤子说:“嗨,今天吃得多了,我得去厕所跑一

趟。”

 

服务员并没有发现朋友腿上的油渍,应对突发情况,她显然是个新手。


她一边卖力地收拾着桌上的残局,又利索地跑去厨房将拖把拿来,将地上的汤汁擦干。


一切妥当之后,她还是无比真诚地对我说:“真是对不起,给你们添麻烦了,也让孩子受惊了。”


她本想等朋友过来以后再单独向她表示歉意,却因为顾客实在太多,就匆忙被前台叫去招呼其他客人了。


朋友回来以后,我费解地问她:“你为什么要那么急着跑开啊?让服务员帮你一起想办法弄干净不是更好吗?”


 

朋友的回答让我大开眼界:


第一,我对她开始的服务很满意,从她点餐时处处为我们考虑的这一点来看,她具备一个优质服务员的良好素质。


第二,人无完人,忙乱之中出错是人之常情,何况她只是个需要历练的新手。


第三,她已经知道错了,而我最不喜欢将咄咄逼人的态度凌驾于一个已经心存愧疚的人身上。

 

瞬间,我仿佛从朋友的头顶看到了一道光,这道光,不耀眼也不夺目,在柔和和明亮之间,藏着一种叫人舒服的东

西。


容人缺点,不居高临下

 

曾国藩在四十岁以前都是个对己对人都极为苛刻的人。


接触过他的人都知道,和他在一起,就有伴君如伴虎的感觉,稍不留心,就会引起震怒,当场辱骂是轻,严刑责罚

也是常有的事。

 

直到不惑之年已过,自己在官场上屡不得志,愿意和他共事的人寥寥可数,他才开始察觉到自己的问题,并痛下决

心,一定要做出改变。

 

曾国藩向来以严于律己为名,而他的勤奋也在历史上为人称道。


但是,在他带兵的时候,却因为部下作息问题,带来很多的困扰。

 

而他最得意的部下李鸿章就偏偏爱睡懒觉,犯了曾国藩军队的天条。


要搁在以前的曾国藩,一定快刀斩乱麻,杀一儆百,不需三分钟就得将李鸿章这毛病给修理了。

 

但是曾国藩一来痛下决心要改变自己为人处世的态度,二来因惜才而不想让爱将难堪。


于是,在很多次李鸿章借故身体抱恙不早起的时候,他都睁一眼闭一眼地不去追究。


而次数多了,他因怕影响整个军队的秩序,而下决心要将李鸿章这一顽症给治理了。


那天早上,李鸿章依旧不按时去参加晨练,连早饭都懒得爬起来去吃。


士兵去叫他,他依旧谎称头疼,等士兵一走,他就继续呼呼大睡。

 

不想,士兵很快折返回来,告诉他:“大帅(曾国藩)说了今日必定等齐幕僚们,才能吃早饭。”


李鸿章听罢这话,吓得立即爬起来就往军营里赶。而曾国藩见了他,也并未话起刀落,批评个痛快。


他只说了一句:“少荃(李鸿章的字),你既来我幕中,我就有言相告,到我这里来的人,都得守一个‘诚’字。”说

罢,转身就走了。

 

而李鸿章得此一言,心服口服,从此彻底改正了睡懒觉以及装病的毛病。


不得不说,相对于动辄喊打喊杀的其他惩戒方式,曾国藩这一招,无疑是段位很高的管理办法。


既不羞辱,也不责罚,只是一言提醒之,却让当事人有醍醐灌顶之感。

 

所谓好鼓不用重锤,有时一句明白的提醒,好过千万句唠叨和讲道理。


这不仅于军队和公司有用,用在孩子的教育方面更有效。


 

面对孩子犯错的时候,不横加指责,不损伤尊严,给他留些空间去反省和成长,这岂不是达到了四两拨千斤的良

效?


 

人与人相处,最妙之处是什么呢?有人说两个好人在一起就会感觉好,有人说两个优秀的人在一起就会好。


而我却觉得,在好和优秀之间,还必须藏着另一个更重要的品质,那就是一种让人进退自如,放松舒服的修养。